医护博文

当前位置:首页?->?教学科研?->?医护博文

[医患之间]请客中——患者抢吃“剧毒”饭菜

发布时间:2016年07月15日

我在心理二科工作,每天和各种各样症状的心理疾病患者在一起,经常有人很好奇地问我:“邱护长,你每天和那些负能量的人在一起,会不会很难捱呀?“这工作是不是很难干,压抑不啊?”我笑笑说:“我们已经习惯了。但如果你多接触接触他们,也许你会被他们感动……”

上个月,我们心理二科来了一位女患,她叫美茜(化名),28岁。长得很漂亮,但身体却很消瘦。家属说美茜不吃家人做的饭菜已经半年多,每天只吃小食品、方便面等有独立包装的东西。她还变得越来越不相信父母是亲的,怀疑父母要想方设法害死她,还企图霸占她的存款,所以只要家人碰过的东西她都不碰,对家人特别敌视。美茜不能正常上班已经2个多月了,整天缩在家里,不梳头不洗脸,但对声响敏感,一会儿说有警察要来抓她,紧张得不得了,一会儿又感觉头顶有监控,致使她不敢说话,也不敢随意走动。用她妈妈的话说,每天疑神疑鬼,怎么劝也不好使。美茜每天生活在怀疑和恐惧当中,体重由原来的130斤瘦到了80几斤,家人心疼又没有办法,所以送来住院。

入病房后,美茜特别警觉,面目中带着蛮横,更衣检查不合作,也不叫人靠近。当我和值班护士铺好床、整理好被子后,我试着走到她面前,微笑着伸出一只手,她审视了我好一阵,很迟疑地搭上我的手,然后随着我坐到了床上。我轻抚着她的肩,安慰她好好休息一下,并告诉她一些新入院须知,她不应声,但是我发现她的眼神中,尽管还有很多不安,但对我减弱了敌意。

下班前,我又到她的病室,询问她晚上想吃什么?还有什么需要?她只是简单回答,但态度明显平和了很多。

第二天查房时,她对我说:“我能说出你们什么样。”她终于主动和我们说话了,这叫我们很高兴。她指着王舒说:“你很漂亮!”然后指着我说:“你很善良!”我高兴她对我的印象还很不错。

午餐时,我试着劝她吃饭。她说:“有毒,我吃了就会死的,他们都害我!”我说:“我先吃,等我吃完后没死你再吃好吗?”她摇头愤怒地说:“不行!”看着她父亲着急又无奈的样子,我下决心得想办法让她吃饭,只有吃进饭,才能促进后续的一系列治疗。

第三天查房时,我与她商量中午我要请她吃饭,她居然爽快地答应了。她说:“我有个条件,你吃啥我吃啥,行不?”我说:“行,当然行,咱俩吃一样的饭菜,而且我先吃,等我吃完没事了你再吃,今天当着大家的面,咱俩说好了,不许反悔,行不?”她说:“行!”

到了中午,我去病室找她,她睁大眼睛看着我好半天,然后说:“真去呀!我以为你和我开玩笑呢,我吃玉米了,不想去!”我说:“咱俩都说好了,都不许反悔,我请你吃饭,你得给我面子呀!”她父亲很无奈地说:“护士长你别白花钱了,她都这么长时间不吃饭,根本就不能吃。”我说:“我们都说好的事,谁也不能耍赖,呵呵!”看我这么执意,美茜父亲掏出100元钱给我说:“护士长,只要我姑娘能吃饭,这顿饭我请!”我说:“不用,我们职工餐厅的饭菜很便宜,也很干净可口,她一定能吃的。”

又是一阵连哄带劝后,美茜答应我走出病室,我拉着她的手来到餐厅。一到餐厅,她又立即警觉起来,先环看四周,感觉没有什么异常,紧张稍缓了下来。她看到大家有序地买饭、吃饭,于是和我一起排队。等轮到我们时,我买了两份一样的饭菜,然后带她找空位置坐下,我先让她选一份,然后我吃起另一份。她盯着我看了好几分钟,感觉我没有什么异常反应,才开始小心翼翼地吃了第一口饭。忽然她问我:“你嫌我埋汰不?你嫌我埋汰不?”我说:“不啊,为什么这么说呀?”她很小心地说:“那我,那我想和你吃同一盒菜行吗?”我说:“可以啊,我能带你来,就是觉得我们是平等的,没什么两样。”“真的?”她仍有些疑虑地问。“当然真的!你也不会嫌我埋汰吧?放心,我身体也很健康。”我略带调侃地说。

于是,她开始放心地大口吃饭,并且边吃边和我说话,她说:“我爸给你钱,你咋不要呢?你挣多少钱呀?还请我吃饭,你们大夫、护士也太辛苦了,食堂就做这几个菜呀!我怀疑我爸给我买的玉米有毒,我就吃了两粒……”,她一连串地提问,我一连串地解答,也暗暗偷喜,只要她能和我说话,对我信任,肯和我交流,那么对治疗她的病便是良好的开始。

当我们把我的那一盒菜吃到见底的时候,美茜把头凑过来,很神秘地和我说:“护士长,你知道吗?这两盒菜一盒是中毒的,一盒是剧毒的,现在咱俩吃的这盒是中毒的。”“什么?你说咱俩吃的这盒是中毒的,那你最先挑的那盒是剧毒的?”“对。”“你为什么挑剧毒的吃,而让我吃中毒的?”“我觉得你对我好,是个好人!”她盯着我说。

看着她那份认真和真诚,我的心里好一阵感动!——这就是病人,我们的病人,在她患病生活混乱的状态下,在她经受恐惧和痛苦的状态里,她把认为“中毒”的菜让给我吃,而把“剧毒”的菜留给自己,只因为她感觉我对她好……

我强忍眼睛的潮湿,笑着和她商量说:“美茜,也许你有特异功能,而我感觉不到。但是我请你吃饭,我认为这饭菜是干净的安全的,我还没有吃饱,我想吃那一盒菜,你愿意和我一起吃吗?”她又停顿了一下,然后夹起菜说:“护士长我和你一起吃,要死一起死!”我说:“如果今天下班前,咱俩都没死,证明饭里就没有毒,那你每天就要到这里吃饭。”“行!”她很义气地说。

晚饭时,我又来到她的房间,劝她说:“医院非常安全,厨师做饭时都有监控,他们不敢下毒,咱俩这么好,我是不会骗你的,在医院穿白大衣的都是保护你的。”她相信了我的话,晚上和父亲一起去餐厅吃饭了……

这是我花最少的钱的一次“请客”,我真的没有想太多,只想劝她能够吃饭。然而,没想到我的一点小举动,竟使患者有了这么大的改变,叫我感动也很感叹!患者在住院期间,医生的治疗是一个方面,精心的护理对患者的行为矫正也起到了重要作用。建立良好的护患关系,取得他们的信任,也是至关重要的!

我们的护理工作是平凡的,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,只要我们能够把他们当正常人来看待,给予他们最基本的平等和尊重。就是这样最基本的平等和尊重,他们敏感脆弱的心灵会感知到,这让他们倍感安全和温暖并开始配合治疗一步步走向康复。

患者即使处于疾病的急性期,他们也会感受到你对她的好。用心去感受他们患病的感受,用心走进他们的心灵世界,我想只要“用心”,再难治的疾病也会有妙手回春的机会,再冰封的心也会有融化打开的时刻。同时精进的技术和慈悲的情怀,更会帮助我们解开他们的心灵密码。

经过几个星期的治疗,现在美茜的被害妄想症状逐渐减弱,每天见到我时,就高兴地喊我“妈妈”。昨天查房时,她硬塞给我几个苹果……?? □邱英

版权所有:365外围网址_365外围足球_足球外围投注网址365 辽宁省第三人民医院??地址:辽宁省开原市文化路10号??电话:024-73822981??辽ICP备08002005号-2??辽卫网审字【2014】第104号

官方手机网址

关注官方微信